若陵/江陵。
偶尔写文/考据,本质咸鱼。
写的不一定吃,吃的不一定写。
萝魔持续用爱发电,在全职坑底暗搓搓吃着粮,目前每天沉迷皮皮甜。

【利壹】五百年了

本来是七夕贺文的,但LOF屏蔽一直发不上来就拖到今天了,上图试试吧。
其实清水得不行_(:з」∠)_

【壹索中心无CP】茉莉花瘟神

*不是错字。
*我流沙雕。
*脑洞来源:流氓小分队群聊里的手癌。
*一个谣言,听听就好。

要说这壹索先生啊,有一外号,叫“茉莉花瘟神”。可他是什么人啊,那敏锐程度和吓人程度,跟特务头子似的,因此这外号也就私底下传传,是不敢说得太明白的,于是这后来人啊,听过外号的不少,知道来源的却不多。今天讲给你们听听,可千万甭往外面乱说去。

他这个人嘛,优才计划非定向毕业的,大家也都知道,打仗、讲课、盖房、修管道、带孩子……就没有他不会的事。有一天呢,一个下属有急报要送,忘了敲门,推门进去的时候,正看见他站在一盆茉莉花边儿上,脸色阴沉着,在那儿揪花呢。好家伙,桌上摊了一摊儿,那花都快给薅秃了。

其实他那是在做...

续写流/大纲流/萝魔结局/内含利壹利倾向,并非在一起过的设定,同时有利美。
天雷滚滚,八百米刀,但我觉得原著结尾应该不会比这个惨了。
_____
打仗肯定是要打的,莫明已经打算私下里组军队了,而且第七部已经有之前活着的人死于非命了。
第一个要打的一定是大BOSS黑齿先生。打不过,于是不得不和影子家族结盟。
巫术族幽灵族也是要打的,墨夷家族也是要搞的,异世界入侵也是要解决的,不过这都是不同阶段的事了,由此我们知道一定会有漫长的硬仗要打。各方势力一锅粥打,我方无战损胜利就基本不用想了。
打仗过程中利夏壹索在观念上的分歧出现并放大,不过阵营是不会掰的,毕竟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美好未来嘛,但会因此有一定的疏离隔阂,...

哎呀,本来还打算高考完产粮的。结果一放假就沉迷镇魂,现在什么都不想写_(:з」∠)_
产出热情居然还不如去年,唉。

【绮露绮】之前写的儿童节摸鱼片段

·一个搬运,之前太久没写东西了,写得比较失控。

露琪亚和绮里并肩走在阳光下。天气很热,有三十七度,或许还要更高。

“你等一下。”露琪亚突然在小报刊亭前停下。

她买了一只棒棒糖,很廉价的那种,水果味,裹着总也扯不开的花里胡哨的塑料纸。

“儿童节快乐。”她说,不大的眼睛里含满了笑。

绮里起先有点不知所措,愣了一下之后还是把糖接了过来。

劣质香精的味道,外层被太阳烤化了,咬上去黏黏的粘牙。

原来儿童节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陌生的念头突然撞进心里,绮里叼着糖,忽然有点想哭。

这真是比收到糖更令人慌乱的事情,她还没学会如何应对这种陌生的,想哭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露琪亚...

哨向paro的影子镇故事。

*18岁了,成年了。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投喂大家。
*大纲灭文法。没想到写了千来字(。

人物:斛斯(哨兵)、露琪亚(向导)、绮里(哨兵)、壹索(哨兵)、利夏(向导)。
CP:绮露(主)、壹夏or利壹(背景板)。

是类似原著的从和平转向动荡的一个时间节点,代号“影子”的塔在乱世中迅速崛起,为萧龙国提供了很多战斗力极强的战士,也因此受到了萧龙国上层的关注。然后上层就派壹索和利夏以带领萧龙学园的预备役哨兵向导交流学习为名对影子塔进行调查。

壹索和利夏是目前萧龙国军政方实力最强的一组已结合哨向,壹索的精神体是火鸟,利夏的我没想好。

影子塔的哨兵向导没有精神体,他们的精神域是统一的黑洞。

影子塔的...

【陆家新年贺24h/23:59】洛泉镇《话本奇缘》

【陆家新年贺24h/23:59】
By水陆草木之fa_陆轻飏

洛泉镇《话本奇缘》
*旁观者视角。
CP:陆光尘×陆戚

年三十晚上守岁,闲着也是闲着,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这故事是我年轻时在老家洛泉镇听来的,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旧事,真假亦无从考证。没什么稀奇,就是个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不过咱们普通老百姓嘛,都爱听这口。

相传很多年前,洛泉镇有一个很出名的话本写手,自称李桥北。那时候洛泉镇还算繁荣,结社吟诗填词写话本的人很多,民风也开放,有不少都是姑娘,其中就包括这位李桥北。

她住在镇上的暮秋阁,相传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她写的文字也像她的人一样美,像染了阳光的蓝天,像卷挟着青草...

感觉先帝封长庚为雁北王的时候就已经预示了这孩子之后会是个醋坛子233333

(图中文字来自汪曾祺《五味》)

【金壹】无所不能的壹殿

情人节快乐,给大家投喂一口金壹粮!
*原著时间的几年之后。萝魔世界的人可以看到平行世界的一些东西的设定。
玩了几个梗。第一次写金壹,可能有OOC请见谅。

《无所不能的壹殿》

文/若陵

【壹索和金格在山里误入了一个奇特的结界。这种结界无法用外力破除,但在人进入24小时后会自动消失。】

“金格,你去捡点树枝来。”壹索变出一根黑色的雕花铁签子,把刚捉到的兔子往签子上穿。

“嗯。”金格应下,离开之前又问了一句,“诶,你手里那是什么玩意?”

“白玉魔剑。”迎着金格“你他妈在逗我”的目光,他解释道,“萝漫剧组的道具,他们拍完后我要过来了。”

虽然不是很理解自家堂哥的收藏癖,但金格不得不承认,这些...

【原文摘录】priest笔下画/刻过小王八的主角们

魏谦:

可惜,他连哄都不认真哄,写了通讯地址后,连句话也没有,就画了两只小乌龟,一只光头代表男乌龟,一只头上戴了一朵花,代表女乌龟,两只乌龟乖乖地待在一起玩耍,蕴含了大哥寄回来的全部讯息——魏之远和宋小宝你们俩崽子在家好好待着,都给老子老实点。
那位“神龟真人”毁人不倦,不知不觉中对魏谦的审美观和艺术细胞有了深远的影响。
……他终身落下了没事爱画小王八的毛病。——《大哥》第32章

顾昀:

长庚俯身把小凳子捡起来,只见那木凳上画了几只活灵活现的小王八,咬着尾巴围成一圈,旁边稚气十足的字体刻着“神龟虽寿,十则围之”。——《杀破狼》第79章

周翡:

周翡没吭声,将手一摊,把自己的“杰作”展示给...

1 / 5

© 星河影 | Powered by LOFTER